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裸模 2010年第5期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www.egsf.org

 

  一阵急促而沉闷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犹如黎明前的一声鸡鸣,划过天空。老陈夫妻还在睡觉,突然的声响让老陈如噩梦般惊醒。
中国论文网 http://www.egsf.org/9/view-884918.htm
  “谁啊,这么早来敲门?!逼拮颖г沽思妇?将头埋进被窝继续睡觉,老陈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窗外天微微亮,但屋子里仍然一片漆黑。
  “等等,来了!”老陈披上外衣便往门口走去。门打开了,同乡的胡成国正站在门口朝里面张望。
  胡成国见门开了便和老陈往屋内走,阴暗的屋子里无法看清东西的位置,胡成国走几步就要停下来看一看。
  “小心点,地上滑,不好意思,连张干净的凳子都没有?!崩铣滦α诵?“这么早有什么事?”
  “没关系,你快穿上衣服,我找到工作机会了?!焙晒叽倮铣?。他和老陈是老朋友了,这年头遇上金融?;?工作不好找,一有机会他总会叫上老陈。
  “昨天,我听师大美院的保安说,学校里的老师要找些模特给学生练习画画,每天早上都会招人,咱俩一起去试试?!?
  “你等会,我早饭还没吃呢?!崩铣绿咨喜夹?准备去厨房。
  “吃什么嘞,再不走就没机会了!”胡成国急了,他推着老陈便出门了。
  天空煞白煞白的,空气中透着寒气,这时候还没什么人起床,巷子里特别安静。两人走在泥巴路上,交谈起来。
  “你儿子在师大读书吧?学啥专业呢?”胡成国吸了口烟,随即嘴巴里呼出一股烟。
  “嗯,他学美术,上回他给他娘画了张素描,还真像,跟照片一样,等儿子大学毕业了,就会有出息了。不用像我,当一辈子农民,既不会认字,也赚不了钱,啥都不会?!崩铣绿岬蕉邮?嗓音总会大上几倍,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胡成国喝了酒也是这模样。
  空地上已经来了二三十个农民模样的人,前头有几个中年男子正在大声说话,他们就是模特中介人。
  老陈挤进人群,学校门口的墙上贴着几张告示。
  头像模特,一天30~45元。
  全身裸模,一小时40元,全天200元。
  老陈惊讶地盯着告示,这种收入可比以前在建筑工地上苦干要强好几倍,但是,要在学生面前当裸?!?
  老陈首先想到的是当裸模,因为报酬很高,但他又犹豫了。家里很缺钱,当裸模却很丢脸。
  一位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农民工走进学校,另一个男子对着人群大喊:“今天的头像模特已经招满,有谁还要去当裸模啊?”人群嘈杂起来,农民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你,喂,黄色衣服的那个,你去不去?”老陈抬起头,看见男子指着自己。
  去,还是不去,老陈咬咬牙。
  “喂,到底去不去?不去换人!”男子刺耳的声音穿过人群,响彻在老陈耳边。
  “我……我去,我去,等一下!”老陈边举起手边拼命往前挤。
  老陈忐忑不安地来到画室,一只脚还没迈进门,他便开始后悔了。老师领他来到教室中央,那儿有个一平方米的木台,老师指着木台说:“站上去,然后脱掉衣服?!崩铣隆鞍 绷艘簧?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他睁大眼睛环顾四周, 这个教室里有上百个学生正在看他。
  老陈愣了半天,他恨不得找个缝儿钻到地下去。他木讷地走上去,惶恐之余不时偷偷地瞥一眼下面的学生。
  老陈涨红了脸,感到火辣辣的烫,但他没敢说话,只是憋着口气望着老师。
  反正都来了,脱就脱吧,老陈鼓起勇气脱下了衣服。
  一个男生正在和同学谈论着上午老师讲的课,眼前有个农民走上木台,他便结束话题从笔筒里抽出支铅笔。
  当老陈的脸朝向男生的方向时,男生脸上出现了诧异,随即他的脸色变为青红。老陈正尴尬地脱下衣服。
  老陈已经脱光了衣服,沧桑的脸上满是无奈与羞愧。因为是第一次当模特,他在台上扭捏了半天也无法摆好老师教他的Pose,老师站在台下不耐烦地叫着,老陈只是一个劲地傻笑,努力摆好动作,却差点摔下木台。
  场下一阵哄笑,男生却满脸通红。他在画纸上开始打草稿,却总是画不好模特的轮廓,平时的他对这些可是轻而易举,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复杂情感。
  他看见老陈笑容中的勉强,心里一酸,他想起了高中时,自己跟同学打架,老师把父亲叫到学校训了一顿的情景,那时父亲也是这样满脸通红地傻笑?;丶液?父亲却没有责备他,只是告诉自己要努力学习。父亲是个农民,为了养家糊口,为了供自己学美术,已经付出了很多。
  男生想着想着差点掉下了眼泪,他的视线又回到了老陈身上,此时,老陈正摆好了一个很有力量的造型,全身黑黝黝的肌肉显得很扎实。他经常干重活,所以身上的伤疤特别多,背上有条最长的疤痕特别怵目惊心,那是去年他在建筑工地上被钢筋划破的。
  男生下定决心了,他要好好画一张素描。
  终于画完了。
  男生准备到街上的书店买点颜料,刚到校门口,便听到吵架声。
  “不是说好200吗?怎么只给了150?!崩铣虑垦棺排?低声抗议。
  “你是第一次来,工作做得那么差,还好意思要那么多!”中介人烦躁地叫嚣着,活像一只好斗的公鸡。老陈只是低声地争论,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突然,中介人踢了老陈一脚,又抡起拳头要打。男生忙跑上去,推开中介人:“他是我的父亲,你怎么乱打人!”中介人一看情况不利,赶紧跑了。
  老陈还想追,却被儿子拦住了:“算了,爸,您没事吧?”
  “没事?!崩铣驴醋哦?脸上露出笑容,“以后他们再敢打您,咱们就去告他们,农民工就得忍气吞声吗?”儿子像个大人一样说道。老陈的眼眶湿润了,以前儿子被人欺负的时候,自己老是教他忍耐,而现在,儿子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爸,明天我给您带张画,您一定喜欢!”儿子看着纳闷的父亲,笑了。
  那是一张农民工的素描。
  (编辑文墨)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egsf.org/9/view-884918.htm

 
中国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