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天际奔跑者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www.egsf.org

 

  Christian Stangl
中国论文网 http://www.egsf.org/7/view-4605511.htm
  奥地利登山家Christian Stangl,用了七年的时间,攀登了30座山峰,确认了七大洲山峰海拔高度的前三甲。
  看过这样一个笑话,有记者问联想电脑CEO杨元庆:“联想成为PC最大厂商有什么意义?”
  杨元庆反问:“世界最高峰是哪个?”
  记者回答:“珠穆朗玛峰?!?
  “第二高峰呢?”
  “K2乔戈里?!?
  “第三高呢?”
  “干城章嘉?!?
  杨元庆很生气,“以后不许找地理好的记者?!?
  这是个虚构的故事,编纂这样的笑话是因为14座8000米级别的山峰都有着不低的知名度和社会关注度。但如果不是因为8000米山峰,笑话中联想CEO所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很好的比喻—只有第一才会受到关注。
  虽然对登山界而言,还有许多比海拔更为重要的因素,至少对于两座差得不算太多的山峰。但是海拔第一高和第二高的山峰在公众心目中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七大洲最高峰,即常说的七峰,作为7+2(七大洲最高峰外加南北极点)探险计划的组成部分,成为众多业余爱好者追求的目标,其中不乏财力雄厚的社会名流,这七座山峰也因此为人熟知。而第二高的山峰呢?除了K2,很少有人会去真正关注。你可能知道厄尔布鲁士和阿空加瓜是欧洲和南美洲最高峰。那第二高峰呢?极少人可以不借助查询资料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非洲和大洋洲的第三高峰呢?这个问题的答案甚至连地理学家都无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由登山者们用他们的脚去揭开。
  奥地利登山家Christian Stangl用了七年的时间,攀登了30座山峰,确认了七大洲山峰海拔高度的前三甲。
  天生速攀者
  Christian Stangl生活在阿尔卑斯山中的奥地利蒂罗尔省,这里曾经诞生了Helmut Buhl这样的喀喇昆仑攀登先驱,也活跃着David Lama这样的年轻新秀。曾经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的Stangl因为对山的热爱,选择登山作为职业,转行当了高山向导。
  体能,这是Stangl相对于其他登山者而言尤其出众之处,因此他可以不知疲倦地以快于常人,甚至让自己感到吃惊的速度攀登。作为向导,Stangl有机会经常带领客户往返于非洲的乞力马扎罗,欧洲的厄尔布鲁士,南美的阿空加瓜—攀登这些经典的七峰路线。在做向导之余,Stangl开始尝试快速攀登的时间纪录。
  2002年,Stangl又一次回到了阿空加瓜。12年前,24岁的Stangl以常规的攀登节奏用了三天,搭建了C1和C2两处营地,登顶了这座南美最高峰。这一次是他第五次登顶阿空加瓜,用时4小时25分。2005年 ,Stangl尝试在安第斯山快速连登。一周之内,连续攀登了10座6000米山峰。这一年,他在智利作了一次长途穿越。Stangl拖着一辆120公斤装满了给养的小车,用34天穿越了900公里的Atacama沙漠。
  强悍的体能尽管有天赋秉异的因素,但也离不开高强度和针对性的训练。在家乡Steiermark,Stangl不论寒暑,日复一日地用一套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进行训练。例如,拖着一个35公斤的拖拉机轮胎攀爬附近的山头。在冬天,则经常不用滑雪板,在深及胸口的雪中攀登。
  2006年5月,Stangl从珠峰北侧的前进营地出发,16小时42分钟后无氧登顶珠峰,这是迄今为止无氧攀登珠峰的最快纪录。2007年12月,Stangl又一次创造纪录,用时9小时10分钟登顶南极最高峰文森峰,完成了个人七大洲最高峰(以下简称“七峰”)的攀登计划。这七座山峰,从大本营或前进营地出发至登顶,总共用时58小时45分钟。其中阿空加瓜、厄尔布鲁士、乞力马扎罗、文森峰和查亚峰五座山峰创造了最快登顶纪录,珠峰则创造了无氧速登纪录。
  七大洲第二高峰
  七峰的想法来自美国地质学家和登山爱好者Richard Bass。1985年,他第一个完成了七峰的攀登。但是七峰列表有两个版本,原因在于大洋洲的定义。在Bass的列表中,大洋洲的范围仅限于澳洲大陆,因此大洋洲最高峰是澳大利亚的科修斯科山。但另外一个更为人接受的大洋洲定义包括了太平洋一系列岛屿,包括现在隶属印度尼西亚的新几内亚。梅斯纳尔修正了Bass的列表,取代科修斯科山的是新几内亚岛上的查亚峰。1986年,加拿大的Patrick Morrow首先攀登了梅斯纳尔所列的七峰。为了确保,他把科修斯科山顺便也收入囊中,以免将来被“复辟”。
  七峰的最难点在珠峰,但随着商业攀登的普及,攀登珠峰的难度大为降低,七峰计划逐渐成为业余登山爱好者的追求。这些爱好者是幸运的,因为大自然没有太过为难他们。如果把一些大洲的海拔第二高峰和最高峰调换一下,例如K2和珠峰,一大半众人眼中的“登山家”将没有可能完成这个想法。
  2007年,Stangl在完成了七峰速登之后,开始了七大洲第二高峰的攀登计划。2013年1月,Stangl首先完成了七大洲第二高峰的攀登,并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七大洲最高峰和第二高峰的难度差别在哪儿,我们依次做个比较。
  亚洲:最高峰珠峰和第二高峰K2,如果PK两者的难度是毫无悬念的。连续数年K2无人登顶的同时,珠峰上留下了超过1000人次的足迹。
  2008年,完成了七峰计划的Stangl转战K2。这年8月的一场雪崩夺去了11名在8100米左右瓶颈地带的登山者的生命。Stangl当时尚未攀至这个高度,幸运地没有受到伤害。2009年,在海拔8300米处,恶劣的天气挡住了所有试图冲顶的登山者—Stangl第二次无功而返。2010年的一个愚蠢的错误使得Stangl被推上了媒体的风口浪尖,也陷入职业生涯的谷底。在一个天气状况并不算良好的日子,Stangl宣布登顶K2,并匆匆离开了大本营。这招致了众多攀登者的质疑,当时在大本营的登山者们甚至无一人相信Stangl登顶K2。重压之下Stangl承认了自己撒谎的事实,此事成为登山史上的一次丑闻。登山是一项基于互相信任的运动,因为没有观众、裁判和媒体在现场欣赏监督或者转播,关于攀登的细节也不是都有机会进行重复与核实,因此对一个攀登者而言,最可贵的精神就是诚信。梅斯纳尔在评论Stangl诈登K2一事时说:“直到不久之前我还相信Stangl确实登顶了。我始终认为,如果有人宣称登顶,那就是登顶了。他这么做,不配当一名登山者?!卑–hristoph Hainz在内的登山者甚至对Stangl过去的七峰速登的成绩也产生了怀疑。一旦这份诚信被打破,不仅对登山运动是种伤害,对自己同样会带来难以逆转的伤害。Ueli Steck、Stephan Siegrist和Gefried Goeschl等人对Stangl诈登K2表示遗憾之余,也表达了部分理解。Stangl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成功的压力太大了。在这样的压力下,他迷失了自我。Christoph Hainz忠告Stangl,面对信任?;?,今后再回到登山的舞台上,就必须更多更详细地去公布记录和影像资料,来重新获得认可。   2011年,Stangl回到了K2,这一年Stangl的女同胞,Gerlinde Kaltenbrunner从北侧登顶K2,而在南侧的他又一次无功而返。连续三年,K2没有南侧登顶记录,Stangl不幸目睹了全过程。
  2012年,到K2的攀登者们终于等到了久违的好运。包括中国登山者杨春风、饶剑锋和张京川在内的28名登山者成功登顶K2,创下了K2单日登顶人数的纪录。Stangl是其中仅有的六名无氧登顶者之一。连续五年在K2上苦苦攀登,终于迎来成功一刻,从而扫清了七大洲第二高峰及第三高峰计划中最困难的障碍。胜利已在眼前。
  北美洲:第二高峰加拿大的Logan是一座山体极为庞大的山系,甚至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巨大的一座山,长度三十多公里,宽五公里,四周延伸出十余条山脊,是地球上底部周长最长的山体。阿拉斯加湾的寒流时常带来严酷的低温和恶劣的风暴,二十多公里和近3000米的路线长度及攀登高度,陡峭的刃脊,复杂的裂缝区,以及恶劣多变的气候使得第一高峰Mt.Denali在难度上和Logan难以比肩。Mt.Logan的另一难点在于主峰路线的寻找。其顶部是一处数公里长的平原,耸立着Mt.Logan的主峰和几座卫峰。Hans Kammerlander曾因为误登西峰而不得不重返Mt.Logan再次攀登主峰。Stangl在2009年尝试了东山脊的攀登,因无法逾越的裂缝区而折返,一年之后转由西山脊成功登顶。
  南美洲:第二高峰Ojos del Salado是世界最高的火山,矗立在沙漠之中。干燥的气候条件使得这座山常年看不到积雪。从难度上说,比阿空加瓜更简单。Stangl五次登顶这座山峰。2007年,一周连登的10座6000米山峰中也包括Ojos del Salado,2008年则以3小时43分的速度登顶。
  大洋洲:这里的山峰列表也是气候变暖对山峰影响的演化史。如前文所述,大洋洲最高峰的确定经历了大洋洲的地理学定义,这是人为的因素,此外还有自然的影响。1963年,新几内亚岛上测得的最高峰是Ngga Gulu,海拔高度为4907米。查亚峰因其地形突起度(prominence)仅有200米而未能列入独立山峰,只能作为Ngga Gulu的卫峰。
  所谓地形突起度是地理学上的概念,大概可以解释为从一座山峰到另外一座更高的山峰,至少下降的海拔高度,另外那座更高的山峰即该山峰的母峰。如果一座山峰的地形突起度大于山峰海拔的大约7.5%(阿尔卑斯地区,北美,英国等登山传统地区采用不同定义),这座山峰便定义为独立山峰,否则是其母峰的卫峰。根据这一地理定义,地形突起度达到600米即称为独立山峰,于是便有了14座8000米山峰。洛子峰的突起度为610米,非常幸运的没有沦为珠II峰。
  言归正传,由于气候变暖,随着Ngga Gulu顶部冰川的消融,现在的海拔已经降低到了4862米,低于查亚峰的4884米。造反成功的查亚峰也自然而然地获得了独立山峰的头衔。曾经的小弟,Ngga Gulu西北峰也因4870米的海拔而超过了曾经的老大。但是能否自立山头还得取决于其地形突起度。350米,这个突起度使得Ngga Gulu西北峰成为一座独立的山峰,并坐上了大洋洲第二把交椅。小弟翻身当然得有个像样的名字,Sumantri。
  从难度上来说,查亚峰和Sumantri最让人头疼的是漫长且难受的穿越丛林的接近路线。从这个角度来看,两者难分伯仲。
  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位于亚欧分界处的高加索山脉。这座山的归属究竟是亚洲还是欧洲,曾经有过不少争论。地理上,这取决于欧亚分界线为库马—马内奇盆地还是高加索分水岭。如果是前者,那么厄尔布鲁士和周边的山峰都将划归亚洲,阿尔卑斯的勃朗峰将成为欧洲最高峰。从现在来看,高加索分水岭成为了普遍认可的欧亚分界线,欧洲最高峰的头衔便落到了厄尔布鲁士的头上。厄尔布鲁士是一座死火山,这决定了山峰坡度较为平缓,攀登难度不是很大,如今更是一处登山滑雪的胜地。即使在七大洲最高峰中,难度也是比较低的一座。
  同属高加索山脉的Dych Tau,虽身为欧洲第二高峰,却极少有人了解,从攀登难度和危险程度而言,这是一座真正的山。因为被落石吓到,摄影师Zauner决定下撤,Stangl只能选择solo??焖俚膕olo攀登,虽然没有绳索确保,但可以最大程度使得自己减少暴露于雪崩和落石的威胁之下,相比之下是最安全的攀登方式。沿着破碎的岩壁攀登到5000米的高度之后,是金字塔形的顶峰。山脊上交替着亮冰和岩石角峰,雪檐向山脊两侧突出,必须极其小心地攀登。顶峰是个极其狭窄的平台,只能以厄尔布鲁士为背景,拍了个自拍作为确认照片。
  对比厄尔布鲁士和Dych Tau的攀登难度,稍加练习的业余爱好者就有机会攀登厄尔布鲁士,而很多人都没有能力和勇气去挑战Dych Tau。
  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也是一座火山,因为没有登山所需面对的复杂地形技术要求,难度上只能算条徒步路线。但其国家公园的入口处海拔仅1450米,距离登顶有将近4500米的高度差。2004年,Stangl在乞力马扎罗的速登纪录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全程5小时36分。
  非洲的第二高峰Mt.Kenya包括一系列卫峰峰点的岩石型峭壁,寻找和确认其主峰峰点,5199米的Batian是第一道难题。5.8的攀登难度更是可以从难度上直接秒杀最高峰乞力马扎罗。这条高山攀岩路线包含了20段绳距,沿东南壁攀登至卫峰Nelion,然后沿顶部的岩石山脊,用时三个小时,仅为提升最终的11米海拔到达主峰Batian。
  南极大陆:最高峰文森峰距离南极点一千二百多公里,不过从技术难度上而言,同样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山峰。2007年Stangl借着为客户当向导的机会,尝试了一下单人速攀,以9小时10分钟登顶,为他的七峰速登计划画上了句号。南极第二高峰Tyree,又是一座陌生的山峰。远离人类文明,没有最高峰的卖点,陡峭的冰壁及其技术难度在Stangl之前,仅有包括美国的Mugs Stump、Conrad Anker和Alex Lowe等四次登顶记录,其中最近的一次登顶记录尚在1997年。Stangl对Tyree的评价是:南极的K2,虽然没有那么高的海拔,但是更冷。2400米高度差的东壁上,沉积了千万年寒冰如水泥搬坚硬。冰爪不时在冰壁上打滑,十分困难。2009年,Stangl在距离顶峰300米的时候,搭档Thomas Strausz被落石击中,前臂骨折。   2011年12月的远征,Stangl的攀登搭档是意大利的Hans Kammerlander。Kammerlander在登山史上留下了诸多记录和史册级的攀登,而他当时的计划就是七大洲第二高峰。一对竞争对手走到了一起。
  Tyree远征的另外一个目标是对Tyree的海拔高度进行测量。因为Tyree的攀登和测量记录如此之少,而且缺乏准确的测量数据。而Tyree和文森峰的海拔高度仅差了40米,也就是说存在这样的可能性,现有的Tyree的海拔高度有测量误差,实际高度超过文森峰。那么整个七峰列表都将改写,七峰攀登人数将被归零。
  2012年1月3日,Stangl、Kammerlander和另一位搭档Robert Miller成功登顶文森峰。GPS测得海拔高度4853米,比地图标示的海拔高了1.5米。文森峰保住了南极最高峰的地位。
  第三高峰
  2012年5月,Hans Kammerlander在再次登顶北美的Logan后宣布完成了七大洲第二高峰,但是这个成绩未能受到所有人的承认,原因在于大洋洲第二高峰的选择上,他误认Puncak Trikora为大洋洲第二高峰。对于这些山峰的探索相当有限,来自不同的资料来源时?;嵊胁煌慕崧?。因此Stangl的三高峰计划,除了登山之外,也包含了地理探索的科学意义。为了确保能完攀各大洲三高峰,同时也能获得第一手的地理信息资料,Stangl在这些年里总计攀登了30座山峰,与奥地利的格拉茨大学合作,使用差分GPS对那些有争议的山峰高度进行测量,从而获得了比较可靠的各大洲第二高和第三高峰的准确数据。这让持续许久的七大洲第二高峰和第三高峰的争论尘埃落定。
  2012年,Stangl和一名搭档试图从俄罗斯一侧的北壁攀登欧洲第三高峰Shkhara,当时整个山谷只剩他们两人,俄罗斯人都撤走了,他们说天气太糟了。俄罗斯人说对了,在那两周里,天气不停的下雪,下雪,下雪。完全没有机会。次年春,Stangl把全部攀登装备和滑雪板装上自行车,从奥地利的家门口出发,蹬了3000公里前往高加索。他的搭档Ivo Meier本来计划坐飞机前往格鲁吉亚,突然发了条短信,脚受伤了。天气不算太好,而且这座山solo的话太危险了。Stangl觉得运气不在他那里,于是决定沿着乌克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匈牙利一个人再骑回来。8月23日,Stangl和同胞Michael Haidn,以及格鲁吉亚登山者Archil Badriashvili登顶Shkhara。
  至此长达七年的七大洲三高峰计划得以圆满告终。Stangl也成了第一位完成七大洲第二高峰和第三高峰的攀登。
  七大洲前三高峰
  亚洲 珠穆朗玛峰(8844.13米) K2(乔戈里峰,8611米) 干城章嘉峰(8586米)
  欧洲 厄尔布鲁士(5633米) Dych Tau(5224米) Shkhara(5193米)
  北美洲 麦金利(6195米) Mt.Logan(5959米) Pico de Orizaba(5636米)
  南美洲 阿空加瓜(6960)米 Ojos del Salado(6893米) Pissis(6795米)
  非洲 乞力马扎罗(5895米) Batian(5199米) Mawenzi(5149米)
  大洋洲 查亚峰(5030米) Sumantri(4875米) Puncak Mandala(4758米)
  南极洲 文森峰(5140米) Mt.Tyree(4852米) Mt.Shinn(4660米)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egsf.org/7/view-4605511.htm

 
中国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