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不好意思,你丑到我了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www.egsf.org

 

  简介: 我,苏禾,明眸皓齿、唇红齿白,蝉联?;ǖ匚徊欢《?,去“思密达”旅游也曾接到数张星探的名片,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相貌非常自信。
中国论文网 http://www.egsf.org/1/view-7346381.htm
  而今天,在以艳遇而闻名的丽江,一个男人,对我说――
  你长得很丑。
  Excuse me?
  1、你长得丑
  第N次被阿敏拒绝合照之后,我终于火了。
  “阿敏哥!阿敏导游!我是你的游客!为什么连合个照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要一直拒绝!”我气得狠狠跺了两下脚,“拒绝这么多次,理由居然都不一样,还真是难为你了!‘咔嚓’一声就能完结的事,怎么就这么费劲!”
  阿敏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立刻别过头去,嘟囔道:“我只是……”
  “你是尿急,还是对闪光灯过敏,还是要接电话,还是肚子疼我都可以等!我过段时间就走了,只是想跟你照张照片而已!”
  站在人来人往的丽江古城里,我激动地握着手机,声嘶力竭。
  过了一会儿,阿敏叹了口气,目光终于看向我:“我说了你不能生气?!?
  我努力地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吧,我不生气?!蔽薹蔷褪撬幌不段叶?,有什么大不了的。
  阿敏抿了抿嘴唇,视线再次开始飘忽不定,然后压低了嗓音开口:“因为……我觉得你长得很丑?!?
  “……”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毒辣的紫外线晒得我脸颊热得发烫之后,我才猛地像被雷劈了一样清醒过来,瞬间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一声,蹿到阿敏面前,揪住他的衣领。
  “你居然敢说我丑!”
  我,苏禾,二十岁岁,身高一米七一,体重五十公斤,明眸皓齿、唇红齿白,蝉联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ǖ匚徊欢《?,去“思密达”旅游也曾接到数张星探的名片,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相貌非常自信。
  而今天,在以艳遇而闻名的丽江,一个男人,对着我说――
  “你长得很丑?!?
  Excuse me?
  2、一见钟情
  阿敏是我哥苏青的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就回了丽江老家,跟我哥关系还可以。所以在听说我要成为云南的背包客之后,苏青第一时间就帮我联系了阿敏,说他能帮我不少忙。
  云南那个地方常年紫外线照射,所以当地人都不白,而且苏青跟我说阿敏是藏族,我立刻就脑补了一个特别魁梧的黑得看不清五官的淳朴藏民,拿着写着“苏禾”的小白纸的情景。
  临走前,我还揶揄苏青,问他就不怕他那大学同学会看上他年轻貌美的妹妹吗?
  当时他的表情我记得特别清楚――他抿着唇,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结果阿敏完全打破了我对少数民族的偏见,在机场的第一次见面他就把我震惊到了。
  跟小白脸一样的苏青相比,阿敏的肤色的确很黑,但是是很健康的蜜色,看着有一点儿性感,而且他个子非常高,看着要比身高一米八一的苏青还要高上一根小手指,身材比消瘦的苏青要壮一点儿,但又不是过于有肌肉的类型。至于长相……
  真是有男人味到爆炸!让人忍不住像个小女人一样,贴到他身上去摸他的胸肌,娇滴滴地跟他撒娇……
  第一次觉得原来除了苏青以外,还有男人长得这么好看的我立刻被迎面而来的浓厚的男性荷尔蒙冲击得站不稳脚,也立刻没出息地明白我是一见钟情了。
  只是没想到,几天后,我就从他嘴里听到了我人生中最大的污蔑。
  他之所以很少跟我对视,从来不跟我合照,是因为――他觉得我丑。
  我的确是被气炸了肺,但是回酒店躺了两个小时,我突然就冷静了下来――呵呵,呵呵!我怎么会丑?!你以为你这样说就会让我觉得你与众不同吗?呵呵!天真!Interesting!
  ……好吧,我承认阿敏成功了,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回到酒店之后就给苏青打电话:“哥,你知道吗?你那个同学是个瞎子!他居然觉得我长得丑!”
  苏青在电话那边简直要笑岔了气:“我就跟你说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会看上你嘛?!?
  一想这事我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我活了二十年,第一次有人说我丑!”
  苏青还笑得很开心:“你知道我们两个关系为什么好吗?”
  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表示让他继续说。
  “是因为阿敏觉得我可怜,哈哈哈!”苏青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觉得我丑得没人愿意做我的朋友,所以才主动送上门,跟我当兄弟!”
  我挂了电话,还是觉得很无语。
  这人审美是有问题吗?
  我兀自在酒店里气个半死,直到肚子咕噜噜地叫我才知道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每晚七点阿敏都会雷打不动地来接我吃饭。
  我掐着时间出了酒店,刚到大堂就看到阿敏的车。我不爽地跺了跺脚,又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就看到阿敏正在和别人说话。
  我立刻躲在酒店的柱子后面仔细看着。
  跟阿敏说话的是个妹子,身高大概只到阿敏的腋下,黑得发光,胖得流油。
  如果放在平时我是不会把这样的女人放在眼里的,但是我发现……阿敏这厮耳朵居然红了!而且明显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咬了咬牙,招呼前台的小哥,指了指跟阿敏说话的女人:“她是谁?”
  酒店前台小哥跟阿敏是很熟的,只是看了一眼就笑着说:“那是白玛,我们古镇的最美的胖金妹?!?
  胖金妹……
  我刚到丽江的时候阿敏就给我科普过,丽江的美女不叫美女,叫胖金妹。
  而那个黑又亮……又是最美的胖金妹……
  我瞬间觉得喉咙有点儿痒。   像是看不到我的僵硬一样,前台小哥又补了一句:“也是阿敏的初恋?!?
  我耳边突然响起刚刚苏青跟我说的话――人家丽江,是以黑为美、以胖为贵,你哪条符合了?
  我差点儿昏过去。
  硬挺着背好双肩包,我脚下生风般推开酒店大门,二话不说就挽起阿敏的胳膊,冷着脸开口:“饿死了,去吃饭吧?!?
  阿敏似乎没想到我来得这么快,愣了一下之后飞快地抽回自己的胳膊,对着那位胖金妹用本地语说了句什么,似乎是在解释。
  我立刻黑着脸,再一次抱紧他的胳膊,死都不撒手,对着白玛示威一样,扬起了下巴。
  白玛居然没有生气,而是露出了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对着阿敏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
  是觉得我太丑了没有战斗力吗?
  更让我闹心的是见到阿敏看着白玛背影时的一脸不舍,直到白玛在拐角处消失。他才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礼貌地抽出自己的胳膊,温和地问我:“饿了是吗?想吃什么?”
  我再次没出息地被他身上的荷尔蒙击倒。
  于是,我干脆地将阿敏抵在墙上,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开口:“我想吃你?!?
  阿敏啊阿敏,我非得把你的审美扭转回来不可!
  3、丽江的日常
  我在丽江的日常,就变成了调戏阿敏。
  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阿敏终于带我去了电影《心花路放》的拍摄地――双廊。
  不得不说这地方真是美到爆炸,特别是一排特有情调的客栈还有洱海边的躺椅。我特别有心机地穿了条红色短裙,又把梳起的马尾放下,把相机塞到阿敏手里。
  女人有的时候是应该懂得如何释放自己的美的,于是我很努力地在阿敏面前媚眼如丝、搔首弄姿,让他帮我拍照。
  偶尔有男游客路过,都会停下脚步,不顾身边女朋友的殴打偷偷拍几张,我更是得意,借着海风摆出了玛丽莲?梦露的经典按裙子的造型,对着镜头后的阿敏轻轻地嘟起嘴……
  阿敏拍照的手一顿,终于缓缓地垂下手臂。
  我立刻调整姿势,风姿绰约地向他走去,轻声说:“阿敏,有没有觉得……”我很美!
  后面的话我没说,只是用眼神不停暗示他。
  阿敏沉默地看了我几秒,终于开了口:“苏禾……”
  我用鼓励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你的裙子被风吹进丝袜里了……”阿敏一脸忍无可忍,“裙子太短就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而且……”纠结了好一会,阿敏继续说,“你为什么不穿内裤……”
  不得不说阿敏真是掌握了一手激怒我的好技能……说实话,我真是瞬间就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你说谁没穿内裤?谁没穿?我这叫丁字裤你懂不懂?T-back!Understand?你个土……不是,你个乡巴……不,你个没见过世面的!这叫流行!流行!我穿内裤了!虽然后面看不出来,但是从前面能看到的!你想看吗?要我掀起裙子给你看看吗?”
  阿敏吓了一跳,立刻按住我捏着裙摆的手,似乎是怕我真会直接掀起裙子,口中安抚道:“好好好,我知道了,别掀别掀,这么多人呢,乖啊,我错了,你穿了,你穿了?!?
  我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大声问道:“你觉得我好看吗?”
  阿敏一噎,缓缓转移了视线,一句话没说。
  我一跺脚,扯着裙子作势要向上掀。
  “好看好看,特别好看?!卑⒚粲昧ρ棺盼业氖?,“你最好看,真的,苏禾最好看了?!?
  我眼泪汪汪地继续问:“比白玛都好看吗?”
  这回阿敏学乖了,生怕我又掀裙子:“好看,比白玛好看?!?
  我吸了吸鼻子:“那你喜欢我多一点儿,还是喜欢白玛多一点儿?”
  阿敏听后,表情有点儿纠结,还有点儿为难,剑眉微皱,厚厚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低低地叫了一声:“苏禾……”
  哪怕是跟我同根生的男神级的苏青,我都不觉得有阿敏好看,阿敏身上有着能让所有女人甘愿为他化成绕指柔的魅力,我甚至只是看他皱了一下眉,就立刻觉得刚刚自己真是太无理取闹了,脚下一软就借力趴在阿敏身上,开始撒娇:“脚疼,我想回酒店?!?
  阿敏没有犹豫,直接扯过我的手腕在他的肩膀上绕了一圈,我一个晃神就已经趴在他宽阔的背上,随后就被他背起,他步伐稳健地向停车场走去。
  我享受着和阿敏难得的亲近,双手环在他的颈前,问道:“阿敏,我香不香?”
  随着后背的震动,一个低沉的“嗯”传进我的耳朵。
  我痴痴地笑,手指借机暧昧地按着他胸口的肌肉:“这是Gucci的‘罪爱’,罪恶的罪,爱情的爱……”
  阿敏脚步一停,我感觉揽在我腿下的手有放下的趋势,立刻见好就收,搂紧阿敏的脖子,哼唧道:“哎呀,脚好疼?!?
  好一会儿,阿敏深深地叹了口气:“苏禾,你是苏青的妹妹?!?
  我“嗯”了一声:“然后呢?”
  “我和苏青是朋友?!?
  我点点头:“我知道啊?!?
  “所以你也是我的妹妹?!卑⒚羝骄驳乜?。
  我想了想,突然嗤笑一声:“你做梦呢!你什么基因能有我这样的妹妹?”
  “我不是那个意思……”耿直的阿敏立刻解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敏,因为你觉得我丑,所以你不喜欢我我不怪你,但是我想告诉你,真正的女人是香喷喷、软绵绵,可以抱进怀里、捧在手心里的,也是可以坐在你的腿上跟你接吻的,你抱得动白玛吗?就算你天生神力抱得动,你也不怕你的长腿会被她坐断吗?当然,我也不是否认你的女神白玛,但是阿敏,你想象一下啊,你得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美??!”
  阿敏没出声,只是重新迈开脚步。
  虽然我知道他不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改变了审美,但只要能冲击一下他的审美观我就满意了。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昨晚我突然在我包里发现一本《金瓶梅》,是你放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顿了顿,我压低了声音,贱兮兮地开口,“那可是我压箱底的无删减版,感觉如何?”
  “哈哈哈!”阿敏很难得地大笑出声,“我突然发现,虽然你长得丑,但是挺可爱的?!?
  4、最强胖金妹
  每天都努力在阿敏面前穿着暴露引诱他的结果,就是我被云南强悍的紫外线晒得遍体鳞伤,最可怕的就是脸上两个颧骨的位置,就算擦了药也是红彤彤的,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红血丝。
  我照着镜子,担忧地问道:“我这是不是毁容了?”
  “不会?!卑⒚粲至嗔艘淮?,一边看说明书一边开口,“等你回家了养个一两周就好了?!?
  回家?
  我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阿敏:“等我回家了,你会不会想我???”
  阿敏从说明书中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敷衍地“嗯”了一声。
  我听后,立刻像个猴子一样蹿到阿敏身上,双腿盘在他的腰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大声说:“我舍不得你??!阿敏,你跟我回去吧,或者我留这儿也行,我有国家导游资格证,正适合这地方!”
  也许是这段时间我抓紧一切机会跟他进行身体接触让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阿敏不为所动,任由我挂着,依旧在看药的说明书,心平气和地开口:“你不适合这个地方,还是再玩几天就回去吧?!?
  “好吧?!蔽姨玖丝谄?。
  阿敏立刻转头看向我,高高地挑起一条眉毛,似乎不相信我这么好说话。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被打发走,立刻把嘴噘得能挂好几瓶油壶,闭着眼睛就往阿敏嘴上凑,还不忘说话:“既然我都要走了,那给我个离别之吻吧,来吧!宝贝儿!燃烧你的热情!”
  阿敏在笑,我闭着眼睛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
  我不依不饶地往上贴,噘起的唇突然被捏住,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阿敏单手捏着我的嘴,笑眯了眼睛:“都说丑人多作怪,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我立刻反驳:“呜呜秋!”我不丑!
  不知道哪个点取悦了阿敏,他居然乐不可支,我立刻想要从他身上爬下来跟他吵个架怡怡情,结果他显然看出我的意图,直接用另一只手托住我的臀,让我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他还不忘调侃我:“你就是丑,还不让人说?!?
  好,这是你逼我的!
  我再一次揽住他的脖子,顶着被捏扁的嘴,往他脸上胡乱地亲。
  阿敏躲闪不及,被我亲了两下,立刻放开手,一边笑一边往后躲闪。我突然觉得现在对我来说就是天赐良机,此时不揩油更待何时。
  于是,我十分夸张地伸出舌头,凶猛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又一次扑上去:“阿敏!拿嘴来!”
  “哈哈!别闹别闹,哈哈哈!”
  “来来,热情点儿!”
  “苏禾!哎哟……别闹了?!?
  玩得正开心,我突然觉得旁边闪过一道黑光,随后就是听到轻轻的一句“阿敏”。
  阿敏顿时像被点了穴一样僵在原地。
  我侧过头就看到白玛站在门口,她看了我们一眼之后笑道:“玩什么呢?这么开心?!?
  阿敏立刻推开我,表情有点儿尴尬:“白玛,你怎么来了?”
  “有点儿事找你,阿曼说你在这儿,我就来了?!?
  “什么事?”阿敏立刻抬腿向前走。
  我伸手拉住阿敏的手腕。
  阿敏脚下一顿,侧身看向我。
  我抿了抿唇,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眼睛――阿敏,别走。
  阿敏的眼神闪烁不定,他看了一眼白玛,又垂下头看着我,表情变得很为难,低低地叫了一声:“苏禾……”
  我立刻放了手。
  5、我只是喜欢你
  “所以,感情路上向来所向披靡的苏禾输给了一个胖金妹?”苏青在电话那边笑呵呵地说道。
  我坐在酒吧的木椅上,一下又一下地捏着鼻梁:“哥,看来我真得回家找找自信了,我觉得我的审美好像也发生扭曲了,看到阿敏毫不犹豫地跟白玛走时,我突然觉得我自己好像真挺难看的?!?
  “就算到今天,你跟阿敏认识也不到二十天,你怎么就……在家这边,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红三代你没见过,怎么突然就栽阿敏手里了?”
  我抿了抿嘴唇:“向来骄傲的苏公子本硕连读七年还不是只交了阿敏一个朋友?我为什么会这样你会不知道?”
  “哦,那倒是,阿敏身上是有种吸引人的特质……”
  “他是我的,你不可以觊觎!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好好好,是你的,是你的?!?
  我又跟苏青扯了一会儿,苏青又说:“丽江本地有个叫‘风花雪月’的啤酒,心情不好的话你可以试试?!?
  “嗯……”我懒洋洋地答道,“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小禾?!彼涨嘟辛宋乙幌?,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真不开心了就回来吧?!?
  我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谁说我不开心了!看着阿敏我开心着呢!”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拍着吧台的桌子开口,“老板!来一打‘风花雪月’!”
  丽江的酒吧还是很出名的,几瓶“风花雪月”下肚我就缩到吧台最里面的木椅里了,眯着眼睛,看着穿着一条民族风情裙的歌手一边拍着手鼓,一边唱:“期待着你的回来,我的小宝贝,期待着你的拥抱,我的小宝贝,多么想牵着你的手,躺在那小山坡……”
  阿敏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会唱这首歌了,我看到阿敏就笑嘻嘻地对着他张开手,不成调地唱道:“期待着你的回来,我的小宝贝,期待着你的拥抱,我的小宝贝,多么想牵着你的手,躺在那双人床,静静地让你亲吻,我性感的锁骨……”
  阿敏哭笑不得地接住我的两条胳膊:“原词不是这样的吧……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这么色情?!?
  “阿敏……阿敏……阿敏……”我哼哼唧唧地想往他身上靠,阿敏只是握住我的手腕保持距离,后来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一拉一推,玩得很开心。   我眯着眼睛看着阿敏,说:“我哥说,你是个挺老实、挺正直的一个人,我怎么觉得不是呢?”
  阿敏看了我一眼:“我以前也没发现过像你这么有意思的人?!?
  我立刻放下胳膊,贴到阿敏胸口,借着酒劲撒娇:“阿敏,我漂亮吗?”
  “嗯,漂亮?!狈畔挛业氖?,阿敏又伸手缠住我的一缕长发,在指尖把玩着。
  “真的吗?”
  “嗯,真的?!卑⒚舻挠锲浅2蛔咝?。
  顿了顿,我缓缓地在阿敏怀中抬起头,动作自然地坐在他的腿上:“阿敏,我们……去酒店吧?!?
  “好啊?!卑⒚粢谰赏孀盼业耐贩?,“很晚了,你得休息了?!?
  回到酒店之后,阿敏先拎着我的包进到房间里,我反锁了房门。
  听到锁门的声音,阿敏才回过头。我贴着房门,醉醺醺地看着他笑。
  静默了几秒,阿敏拎在手中的包突然掉在地上,他的表情骤然变得声色俱厉,但是他依旧没说话,只是快步走过来,用力把我从门板上扯开甩到一边去,伸手就去开门锁。
  我一个踉跄,勉强站稳,手指捏着桌子,一声尖叫:“阿敏!你走出去试试!”
  阿敏不为所动,拧开了第一层锁。
  “阿敏!”我捡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摔在墙壁上,“如果你今天敢走出去,我就敢开着门睡!”
  “苏禾,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有没有替我考虑过一点点?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我该怎么面对苏青?”阿敏站在门口,一字一句地开口,“你平时无论怎么闹我都由着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女孩,我想你就是玩玩而已,过了新鲜劲儿回了家也就完事了,所以……所以我不拒绝!我不想伤害你,但是,我完全没想到你会是这种女人?!?
  不知道是酒精还是羞耻心在作祟,我只知道我全身上下热得快冒出火了,径自去拉裙子的拉链。
  阿敏立刻走过来拉住我的手,我不依,挣扎着继续脱,阿敏按住我的手,我就去亲他,他躲,我就继续脱衣服。
  最后,阿敏的耐心似乎真的耗尽了,他用力推开我,大吼了一声:“苏禾!你清醒点儿!”随后对着我高高地举起了右手……
  我瞬间眼眶通红:“我只是喜欢你而已!而你不喜欢我!你想让我怎么办?!我只是为了留住喜欢的人而已!我有什么错?!我就是醒不了了!不然你就给我一巴掌,好让我清醒地回家!”
  阿敏的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最后,还是缓缓地放了下来,他轻轻地把我抱在怀里,拍了拍我的头。
  6、无理取闹
  我们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睡在被子里面,阿敏躺在被子外面。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阿敏疲惫的双眼,显然他一夜没睡。
  看到我醒了,阿敏哑着嗓子开口:“饿了吗?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
  我摇摇头。
  又是一时相对无语。
  余光看到丢在地上的包包露出的机票一角,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酸涩。我休息一夜之后酒劲也过了,想着自己昨晚的所作所为除了后悔以外……居然还有点儿遗憾……
  我可能是没救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一直不敢看阿敏的脸,这次反而是阿敏一直盯着我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偷偷地伸出手去勾阿敏的手指。
  “苏禾?!卑⒚裘欢憧?,反而平静地开口,“我们民族都有信仰,我们相信天道轮回,人心本善,不可作恶?!?
  我不明白他突然说这些是要干什么。
  “所以我相信你不是随便的女孩,就像你说的,你只是想留住我而已,并不是想做坏事?!倍倭硕?,他又说,“昨晚我也想了很多,你没错,错的是我,是我用错了方式,我……”
  “咚咚咚!”房门突然被敲响,打断了阿敏的话。
  我烦躁地对着房门喊了声:“不用打扫房间!”
  敲门声停止了,但是几秒钟后又继续响了起来,我被敲得心烦意乱,隔着被子踢了阿敏一脚:“你去看看?!?
  阿敏应了声,就穿着拖鞋去开门,我抱着被子,不满地坐在床上,看着门口,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讨人厌。
  结果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得发亮的圆得像珍珠一样的人时,我突然就觉得出了一背的冷汗。
  白玛仿佛根本没看到我,只是用方言对阿敏说着什么,阿敏点点头,立刻转过身去拿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迅速对我说:“我有点儿事,先走了,你再睡一会儿?!?
  我的手指死死地捏着被子,咬了咬牙开口:“阿敏,我饿了,你不是说要给我买吃的吗?”
  阿敏的脚步顿了顿:“酒店供应早餐,九点之前你都可以下楼吃?!彼低?,他几步就走到白玛身边。
  白玛面色着急地点点头,却忽然在转身离开的瞬间伸手挽住阿敏的胳膊,随后回过头,对着我勾起嘴角一笑。
  就算我再蠢,此时此刻我也明白她来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突然掀开被子跳到地上,对着那两个人冷笑:“阿敏,我没想到昨晚还睡在我床上的男人,居然能睁开眼睛就跟别的女人走了?!?
  阿敏身子一僵,转过身似乎想解释,但是在对上我的目光之后却闭了嘴,沉默了。
  白玛立刻在一边扯了扯阿敏的胳膊。
  阿敏随之转过身:“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我立刻就被他对白玛的顺从激怒。
  “阿敏,你不要以为我非你不可!”我对着他的背影尖叫,“我苏禾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有男人就为了让我跟他看一场电影送了我一辆跑车!你以为你是谁,能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你放到第二位?”
  阿敏又一次僵在原地。
  我看着他的背影,气得全身颤抖。
  “苏禾,是我弟弟早上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来麻烦阿敏?!卑茁暧貌槐曜嫉钠胀ɑ案医馐?,“希望你能谅解,只要弟弟安全到了医院,我就把阿敏还给你,行吗?”
  似乎是真的很着急,白玛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我忍不住冷笑――你身边就阿敏一个男人吗?什么事都来找他?而且这两句话说的,好像我不答应,反而是我无理取闹了一样。
  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我认真地看着阿敏:“阿敏,如果你现在走出这个房间,我向你保证,你以后再也别想见到我?!?
  7、归于平静
  苏青来接我的时候我刚下课,正准备去街角的小吃店买份臭豆腐,看到那辆熟悉的大切诺基之后我立刻买了两份。
  我上车后苏青一脸嫌弃:“吃这东西你就不怕掉价?”
  风卷残云般吃掉一盒,我不在意地开口:“你懂什么?我这叫亲民,接地气,你要来一口吗?”
  苏青强烈拒绝,还不忘打开车窗透气。
  满意地扫光另一盒,我打了个饱嗝。
  苏青一声轻笑,侧过头看了我一眼,结果视线却突然定在我身上,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上下打量:“小禾,哥怎么觉得你胖了?”
  我点头:“嗯,胖了五斤,现在一百零五斤了?!?
  “你回来就一个月吧?胖了五斤?而且……”苏青顿了顿,“我怎么还觉得你晒黑了……”
  我舔了舔手指上的酱汁:“这学期的体育课我选的网球,天天室外晒着,能不黑吗?”
  “我说妹妹啊?!彼涨嗄训糜镏匦某?,“你可别破罐子破摔??!就算阿敏觉得你难看,但是在绝大多数男人的眼睛里你还是美女??!”
  听到“阿敏”这个名字,我立刻给了苏青一记眼刀。
  苏青慢慢转开了视线:“怎么,这两个字连提都不能提了?”
  “嗯,我听不了?!蔽移骄驳刈房聪虺荡巴?。
  苏青不提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回来已经一个月了,我一直以为只有几天而已,因为我走的那天,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听了我的话,阿敏确实动摇了,低声用方言跟白玛说了些什么,白玛一脸难以置信,最后泪如雨下,又大声说了几句话,阿敏听后抿了抿唇,表情很为难。
  最后白玛干脆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拖着他的胳膊,把他拖走了。
  于是我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半小时后离开了酒店。
  之后阿敏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通通挂断了,大概过了一周,他就不再打了。后来我也后悔了,但是那点儿要不得的尊严还让我没办法把电话打回去,情绪便就这样慢慢地淡了。
  车窗上映着我的脸,却跟以前不太一样,少了分凌厉,多了分谦和,少了些骄傲,多了些柔软。
  看着看着,我突然就陷入无法自拔的自恋中――我怎么这么好看呢!他简直瞎了才会觉得我长得丑!
  苏青突然打断我的自恋:“连他的名字都听不了,要是见到他人可怎么办呢?”
  我瞬间把视线移到苏青的脸上:“他来了?”
  “是啊……晚上八点十分到咱机场……”苏青应了声,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脖子不疼吗?扭得这么快,我好像听到‘咔嚓’一声……”
  “什么脖子?我吗?哎呀!哥,我脖子转不过去了!哎,你别拧我脖子??!痛痛痛!我说疼!你别动我了……你还笑!不行,我不能动了……完了完了,我残疾了……”
  于是,时隔一个月后见到阿敏的我正坐在中医按摩院的诊疗室里,脖子上挂着颈椎牵引器,让一个满脸横肉的女中医拧着脑袋,龇牙咧嘴……
  8、围观群众请回避
  一看到阿敏,我就情不自禁地委屈得想哭,结果还没撇嘴,女中医一巴掌就拍在我脖子和肩膀的连接处,我立刻一声号叫。
  苏青靠在门口笑得“花枝乱颤”,阿敏似乎也想笑,但是还算有良心地忍住了。
  那女中医对着我的脖子捶捶打打练了一路十三招,终于气沉丹田,呼出一口气:“每天晚上按时热敷,注意别再突然转头,疼得厉害的话可以再简单按摩按摩?!彼低昃妥叱霾》咳セ龊ο乱桓龌颊吡?。
  没了我的号叫,房间里安静得令人有些尴尬。
  “啊,对了,我去付医疗费,那什么,你俩聊啊?!彼涨嗾驹诎⒚羯砗蠖晕艺A苏Q劬?,随后翩然离去,还特别体贴地关上了房门。
  虽然我很想转过头不看阿敏,但是脖子上有牵引器固定着,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将脸正对着阿敏,视线飘忽不定。
  安静了一会儿,阿敏慢慢地走过来,伸出手,一下又一下地捏着我的后脖颈,温和地开口:“怎么搞的?”
  我不吭声。
  阿敏倒是很有耐心:“还疼吗?”
  “……”
  “是不是我来晚了你生气了?”
  我再也忍不住,没好气地开口:“怎么,那个什么白玛还是黑玛的弟弟痊愈了?”
  脖子上的手指颤了颤,很快就继续揉捏了起来:“这么记仇?”
  “我记仇?”我瞬间脖子一直,但苦于没办法转过头瞪他,只能翻着白眼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白玛做了什么?你跟她走的时候她就转过头冲我笑!跟你哭的那么可怜,转过头就冲我奸笑!她在跟我示威你知道吗!”
  一想这事我就觉得生气:“阿敏,你真是白比我多活了那么多年,好女人和坏女人你都分不清!而且女人一哭你就心软!也不管是不是演技!”
  阿敏一听,不禁揶揄道:“某些人还不是靠几滴眼泪骗我跟她睡了一夜?”
  我脸上一热,忍不住辩解:“那不一样!我的眼泪是真心的?!?
  “是是是,你是真心的?!卑哺У厮低暾饩浠?,阿敏就专心地给我按摩着脖子,不再说话。
  我舒服得昏昏欲睡,但还是勉强打起精神问道:“你来干什么?”
  “来跟你道歉?!卑⒚粑潞偷厮?。
  尽管非常没出息地心里乐开了花,我还是很严肃地说:“道什么歉?”
  “对不起,我来晚了?!卑⒚艨?,“白玛的弟弟只是扭伤了脚,我想找你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走了,再打电话你也没接过……其实我也想过你走了也好,时间长了你对我断了念想也是好事,但是一周后我就受不了了,我突然觉得还是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最开心,虽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但是苏禾,我想跟你试一试?!?
  我依旧板着脸:“但是我都保证不会让你再见到我了?!?
  阿敏立刻弯下身子对我笑:“但是我没保证见不到你呀!”
  我眨了眨眼睛,突然冷冷地开口:“我们这边感情的开始跟你那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们是从相处开始,而我们……”我闭着眼睛噘起嘴,“是从一个吻开始?!?
  看不见的情况下五感就变得格外敏感,我听到阿敏轻笑一声,随后呼吸声慢慢接近……
  我突然心跳得极快,嘴噘得更高。
  突然,一双手伸到我的腋下将我抱了起来,我立刻睁开眼睛,一声惊呼。
  阿敏直接把我抱到桌子上,直直地看着架着牵引器的我,低语了一声“还真是丑人多作怪”,随后,用力吻上我的唇。
  我一边享受着阿敏的吻,一边在阿敏身后伸手示意刚回来的苏青赶紧滚。
  看什么看!不懂什么叫回避??!
  9、生命的重量
  后来,我忍不住问阿敏:“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是那么冲动就能千里迢迢追女人的人啊,是有什么契机吗?”
  阿敏眨了眨眼睛,伸手将我抱到他腿上,然后轻轻地吻了我一下,随后开口:“嗯……白玛看到你在酒吧里坐我腿上了,知道你走了之后她也学你突然坐了过来……嗯……真是感觉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哈哈哈哈哈!”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egsf.org/1/view-7346381.htm

 
中国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